广西上林县数万人加纳淘金 已有数人身价上亿元 -黄河文化

广西上林县数万人加纳淘金 已有数人身价上亿元

扫码手机浏览

  2013年05月15日02:11 光明网

  本报记者 梁钟荣 南宁、深圳报道

  第一张照片,一个中国人捧着一大块黄金,背后站着手握AK47的黑人保镖;第二张照片,一个年青中国男子搂着他的黑人妻子,肆意地欢笑。

  这是谭信华发来的两张照片。谭介绍说,图中的中国人都是他的广西上林县同乡,在非洲国家加纳投资金矿。有一说法称,在加纳,约有5万上林人。素称“黄金海岸”的加纳,现在几乎所有中小型淘金矿都是上林人的天下。他们以做砂金为主。

  “有餐馆的地方就有中国人,有金子的地方就有上林人。”谭信华形容说。谭是80后,和许多上林的年青人一样,高中没读完就去了加纳。他在加纳的库玛西有自己的淘金生产线,他泡在那里,已经3年没回国,只用越洋电话和家中父母沟通。他的目标是未来3年内跻身千万富翁。

  “上林帮”过去8年的加纳淘金旅程,像是美国18世纪西部淘金史的翻版:血汗、暴富、枪战,以命相搏。有人负债累累被遣返,有人在与黑帮的暴力冲突中丧生,有人患虐疾一病不起,埋在了异国他乡。

  更多衣锦还乡的传奇也在上演:有人回乡一出手就送亲戚一块金砖;有人在香港转机回广西途中,用电话下单订购了南宁的别墅和法拉利跑车。不下三位上林商人证实,这8年,他们的圈子中产生了6到8个身家上亿者。

  大量被雇佣的工人,巨量的石油消耗,可观的税收,被污染的河流,被挖得千疮百孔的土地,上万支流落在上林商帮中的枪支,此起彼伏的抢劫,这一切使加纳人对于上林帮形成爱和恨两个矛盾的极端。

  自2012年10月底到今年初,加纳发起数次遣返中国商人的多部门联合行动,中国政府已介入谈判,与加方交涉。在紧张不安的等待中,上林帮的采金作业仍在继续。

  肉眼探金的绝技

  谭信华2010年第一次出国就来到加纳,在上林人自己的金矿里打了一年工,2011年11月开始创业单干。

  上林素有采金传统,上世纪90年代曾上演过“万名金农闯关东”。“上林人个虽小,但团结,敢斗狠,把牛高马大的东北人都打怕了。”谭信华描述说,“当时东北一些涉及上林人的金矿暴力案,当地警察都不敢管,要出动武警。”

  从2005年开始,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又使上林人涌向了加纳。这个故事称,一个上林老乡带了全副身家500万跑到加纳,3年后就变成了1个亿。

  在加纳的上林人多集中在库马西市、奥布阿西、打夸市、敦夸市,而这些是小金矿的集中地。“能出来的人,一般都会把亲戚和朋友都带出来。”谭信华说。谭目前就有30多位亲戚、同学及朋友在加纳。这些人主要来自上林县的明亮、大丰、巷贤三个镇,总数约在3-5万人之间。

  加纳素有“黄金海岸”之称,黄金开采已有百年历史,目前探明黄金储量约985吨,占世界黄金总产量的3%,为仅次于南非的非洲第二大产金国。

  “最早来加纳采金的中国人来自黑龙江,上世纪90年代末,湖南株洲人相继进入,但真正做成气候的是上林的采金者。”加纳·中国矿业协会秘书长苏震宇介绍说,上林采金群体以砂金开采为主,洗砂环节离不开水,因此砂金生意多集中在加纳的澳芬河、Tano River等河流沿岸。

  加纳以岩金为主的大型金矿,早先被Newmont、Gold Fields、AngloGold Ashanti等英、美大矿公司圈走。只有河滩边的砂金,不适宜大型采金设备,而加纳本地人对砂金采用挖坑、搬料、淘金等人力方式,效率低、产量少,一直做不好。

  直到2005年,上林人将砂泵技艺传入加纳,才彻底改变了加纳砂金开采的格局。上林的砂泵技术只有上林人才懂,技术不外传。因此在中国采金人圈子里,流传着“非上林人不组机”一说。

  在加纳,上林商人一般和当地地主NANA(村庄酋长)合作,寻找持有采矿许可证的地主,缴纳2-3万塞地(注:加纳货币)的“进场费”。谭信华买的地是25英亩,交了2.5万塞地,相当于人民币8万元。买的地上如有农作物,则按农作物价值一次性赔偿20年。

  加纳法律将金矿分大矿和小矿两类:25英亩以下小矿仅限加纳本国人开采。但上林人自有绕过法律关卡的办法。

  “只要和酋长们说好条件,就能采。”谭信华说,因为土地是酋长的,矿产证也在他手里,我们可以说,这是本国酋长的矿,我只是帮他开采而已。

  为了强化和地主们的利益联盟,上林人会与地主签约,地主占矿区股权的10-12%,每天产完金后,地主会在晚上过来将属于他的份额拿走。也有不同的方式,比如一个月给地主1万塞地,那就不用给地主矿权。

  如何确定你买的土地有金?只有初中文化的谭信华介绍说,上林人已形成看金的独门经验:看地形,在开采前清洗一小片土地,“一看就知道有没有金”。

  谭信华的矿雇有5个上林同乡、两个当地人。对当地人工资都是现结,一天给12塞地,平均月工资是280-300元塞地,是当地工资的三四倍。上林人多为壮族,与当地黑人相处久了,当地人也会说一点壮话。

  至于上林籍的工人,则有6000元/月的底薪,外加每天产量2-3%的提成。“三年下来,就算只是打工,也有30万左右的收入。”谭信华说。

  加纳矿业商会的数据显示,2011年,加纳全国黄金产量为360万盎司,其中30%来自小型矿场。苏震宇估计,上林人控制的小型矿场,实际的产量占比可能达到40%。

  家乡因此成了上林人的设备重镇。众多挖掘机、钩机、水枪等被采购后运到上林,按金矿的需求重新改装,再通过深圳海关运往加纳。今年3月份最多时,上林县通过深圳盐田港发往加纳的设备就有100多个集装箱。

  暴涨的枪支行情

  随着上林淘金者在加纳发财,针对他们的抢劫案此起彼伏。3月份,一位上林人遇劫身亡,劫匪用AK47在他身上打了27枪。

  “2011年一年,我们在库玛西的采金工地就被抢劫两次。”上林采金者李增全说,当时在白天发生了枪战,中加两方人员互有死伤。

  “异国生存,首先是保命,财是次要的。” 上林采金者胡宏石说。胡的工地上常留有200克金子。“如果几十个劫匪来了,几十把枪肯定没法反抗,那就把这些金子和钱拿走吧,不伤人就好。”

  对于报案,上林商人从不抱指望。“有什么用,能破案吗?”谭信华说,报了案,警察来工地敲竹杠会更频繁,先前每次塞给几十元人民币就会走,现在要给数百元。

  为保安全,在加纳的上林淘金者常常三四个工程队住在一起,或是共同出去卖金,这样可以集中七八名保镖。很多上林淘金队手上都有几支AK47,金矿工地常备有手枪和八连发猎枪。经常有上林商人和匪帮枪战的消息传出。据估计有上万支枪支掌握在以上林淘金队为主的中国商人手中。由于需求水涨船高,当地8连发“来福”猎枪售价已从先先前的1800塞地暴涨到3000塞地(约1万人民币)。

  加纳森林盛产鳄鱼和其它各种鸟类、老虎、蛇,当地人从来不吃。上林商人们因为有枪,就经常跑到湖里和山里打猎,天天吃穿山甲肉,喝鳄鱼汤、老虎汤,把当地人都惊呆了

  上林淘金者面对的另一个大敌是加纳盛行的虐疾。加纳热带传染病多,矿区又多在森林深处,距开在大城市的医院较远,病了医治不及,就只能埋尸异国。

  而最近才出现的威胁是,由于上林人在加纳绝大多持的是旅游签证而非劳务签证,都是从第三国进入加纳,签证先天不足,故常遭遇加纳移民局驱逐。

  “先前移民局的官员过来时,拿几箱矿泉水,给几百塞地就可以把他们打发走,”谭信华抱怨,“现在会把你关起来,交更多的保释金才能放人,或是遣返。”如果上林人躲进丛林,移民局会将工地上的机械等物资都拿走,机器一台上百万元,损失惨重。

  (1)

上林百亩葵花休闲游

  序: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去上林赏葵花秋游的好季节啦!从2007年开始,木森林户外(广西中国旅行社)就已经开始向广大驴友推广本条线路;到如今已经推广多年,对路况非常熟悉,时间安排合理,是我们的一条老牌经典精品、经济实惠、游玩性高的线路,品质有保证!为答谢新朋友,我们推出特价线路,独出推出古院特色线路,以谢各位朋友对我们的支持与厚爱。

  花期:2012年11月24日至2013年元旦。

  A线:上林百亩葵花一日游:50元/人(本价格仅于11月24、25日首发团)

  B线: 上林百亩葵花+蔡氏书香古院一日游:128元/人

  C线:上林百亩葵花+大龙湖豪华游轮一日游:80元/人

  D线:上林百亩葵花+三里洋渡浪漫竹筏一日游:80元/人

  A线:上林百亩葵花休闲一日游

  行程安排:

  早上08:00于朝阳花园小金山广场准时发车(台湾520下面,旅游候车亭),乘车前往上林(美丽的山水,秀丽壮乡),沿途参观徐霞客曾停留过的美丽壮乡—上林美丽田园风光。约中午11点到达葵花地。自由拍美美照,与葵花合照,留下灿烂的笑容;中餐可以自由在花地野餐,快乐无穷!!下午约15点集合上车,返回南宁,结束本次愉快的行程。

  B线:上林百亩葵花+蔡氏书香古院精华一日游

  行程安排:

  早上08:00于朝阳花园小金山广场准时发车(台湾520下面,旅游候车亭),乘车前往南宁唯一能与乔家大院媲美的——蔡氏书香古院。古院是一组具有鲜明岭南乡村风格的明清民居,占地75亩,大小房间189间,建筑面积15000平方米;建筑群规模庞大,气势恢宏,集建筑、雕刻、绘画、书法艺术于一体。约11:30前往上林(美丽的山水,秀丽壮乡),沿途参观徐霞客曾停留过的美丽壮乡—上林美丽田园风光。抵达达向日葵园,自由拍美美照,与葵花合照,留下灿烂的笑容;快乐无穷!!下午约16:30集合上车,返回南宁,结束本次愉快的行程。

  报名电话:0771-5672210 18977134522

  QQ咨询: 929986699

马山2013黑山羊美食节、上林葵花一日游

  行程介绍:

  早上7:30南宁民族广场升旗台集合,07点40分准时发车,认“最美广西”黄字蓝底导游旗上车,乘车前往中国黑山羊之乡——马山县城(约2小时30分车程);10:00抵达后步行前往开幕式地点参加开幕式;11:00参加【马山第七届文化旅游美食节开幕式】,开幕式期间有抽奖活动,随机抽取幸运嘉宾(现场500份礼物,获奖者可以获得价值300元/份的礼品);

  12:00开幕式结束后,前往县城餐厅使用AA中餐;(也可在开幕式【千羊万鱼宴】现场品尝体验马山特色美食千只烧羊蹄、千米龙棒、千碗炒旱藕粉、千杯百香果汁等,提高餐标即可品尝,在此您可以感受马山独特的饮食文化)。

  13:00中餐结束后可以自行参观山歌擂台赛,奇石书画摄影壮绣展,农特产品展销活动;

  14:30乘车前往上林澄泰乡七彩葵花基地,观赏百亩向日葵花(葵花已经盛开),我社安排为免费看花点(停留时间1.5小时、在情人山下也有葵花可看,如需上岛看花12月8号有村民拦路收费10元,费用不含、如当天有收钱,敬请自理),下午乘车返回南宁,结束愉快行程!

  特惠价格:

  A套餐:58元每人(不含餐) B套餐:含马山黑山羊特色餐+35元

  C套餐:含开幕式现场千羊万鱼宴+60元

  发团时间:11月21号(开幕式)、22号 报名时敬请说明是否含餐,不含餐请自备干粮!

  A套餐费用已含:1、往返空调旅游大巴车费2、全程领队或导游费用 3、旅行社责任保险最高赔付80万、意外保险10万元4、每人每天一瓶矿泉水

  费用不含:全程餐费不含。一切个人消费不含。

  马山黑山羊特色餐单:1、干锅羊肉2斤2、生炒羊杂1份3、焖羊蹄1份

  4、砂锅豆腐5、清蒸野生鲶鱼6、马山旱藕粉7、油菜8、白切鸡半只9、羊血汤

  开幕式千羊万鱼宴餐单:附后

  温馨提示:

  1、在不减少原行程前提,我社有权调整景点游览的先后顺序。

  2、游客代表(或本人)承诺身体和心里均是健康良好的,并且适合参加此次旅游活动。

  3、天气情况多变,请您携带御寒衣物、雨具、护肤品;花粉过敏者请勿参团。

  4、带上相机和足够大的内存卡,那里景色优美,会“谋杀”大量内存;

  5、记得,带上一份轻松愉快的好心情是必不可少的哦!

  中国黑山羊之乡—广西南宁.马山第七届文化旅游美食节

  “千羊万鱼”鲜席宴席价及菜单

  1.黑山羊全羊汤(1.5斤) 108元

  2.白切黑山羊肉(1.5斤) 98元

  3.周鹿野香牛肉(1斤) 48元

  4.金钗红河鲤生鱼块(2斤) 68元

  5.里当土鸡(2.5斤) 98元

  6.林圩烤野香猪肉片(1斤) 68元

  7.古寨瑶山腊肉(1.5斤) 48元

  8.白山猪龙棒(1.5斤) 38元

  9.永州香煎豆腐(1.5斤) 20元

  10.古零炒旱藕粉(1.5斤) 26元

  11.黑豆苦麦菜(1碟) 18元

  12.青菜一份(2斤) 25元

  13.米饭(1股)、羊骨粥(1股)、餐纸 25元

  14.免费配送部分酒水(白酒2瓶+2瓶啤酒+饮料)

  合计:688元

  就餐时间:2013年12月21日中午12:00

  就餐地址:马山县人民广场

  咨询电话:0771- 2339861 2339862 2339863 传 真:0771-5839432

  24小时联系电话:15994449825 秦先生 QQ:1213153355

  联系地址:广西南宁市民族大道63-1号阳光100城市广场T1栋1902室(民族古城路口、区图书馆旁)

一年一度的上林葵花节开始了,百亩葵花等你摄影留念~!

  活动行程安排:

  早上7:30分在民族广场国旗下集中,乘车(车程约3小时)赴上林 ,赴世界十大喀斯特溶岩水库之一---大龙湖(约2小时),景区由大龙湖和大龙洞两部分组成,大龙湖总库容为1.51亿立方米,库区全长17公里,有14个天然小岛,湖面碧水连天,波光粼粼,四周群山环抱,石峰依肩并立,青山倒影浑然一体。依傍湖岸的大龙洞,内有12个天然溶洞景观厅,洞中形态各异的钟乳石林及天然水潭、地下河流向你展现出一个神奇的世界。中餐后,前往葵花基地—下金村赏百亩葵花园(约2小时),自由摄影。下午16:00左右乘车返南宁结束愉快的行程!

  价格:138元/人 11月24日首发团 团队天天发、散客每周六周日发团

  服务标准:

  1、 往返旅游空调车; 2、含黑山羊中餐(餐标25元/人,十人一桌、八菜一汤);

  3、优秀导游服务; 4、旅行社责任险; 5、每人赠送一瓶矿泉水;

  活动热线:0771-5617277 5621277 13977120023

[行游]南方文明摇篮:上林湖之硬伤

连续几天滴滴答答下着雨,站在窗口,我注视着四灶江的水位悄然上涨,哗哗流向远方.我能想象到浙江东部的大大小小的江河湖泊正贮满雨水,饱满而丰润,再也不像去年初冬,连续一个多月干旱,阳光如炙似烤,直教苍山黯然,大地冒烟,浙东各地连民用水都连连告急,,更遑论工业用水了;后来,连学校的饮用水都略带咸涩味.

  去年11月的一个周末,我与同事张先生王先生一起到上林湖去旅行.本来是想去采风,顺便散散心,在山水风光中驱逐疲惫与烦闷.因为在我们心里,上林湖是浙东文明的另一摇篮,她的名气不逊于景德镇, 直追河姆渡;多少次,与她梦中如晤,她使我想起洛夫的诗句 :“她激情的眼中,温有一壶新酿的花雕, ┅┅摇一摇,便见云雾腾升,语字醉舞而平仄乱撞.”

  一行三人从汽车东站乘一辆的士,不到30分钟就到达目的地登上堤坝,只见上林湖即将湖底朝天,挺着个雪白的肚皮,仿佛倾诉着干渴的痛楚.想象中的碧波荡漾此时已杳无踪迹,而一只只渔船横七竖八躺在灰色的湖床上,那么孤独无助。

  沿着通往湖心的山间小路,我们分辨着方向缓缓前行.时值初冬,路边衰草离披,枯树瑟瑟,尤其是一座座坟墓高低参差,占据着最佳的山陵,有不少还是新坟,花圈耷拉着身姿,由于风吹日晒已得变成绯黄;更能时常看到不少用水泥密封的大大的坟茔,建造之精致简直不亚于内地的民房.

  湖西靠岸有一座排水站,隐约传来马达的“突突”声,几个浑身泥泞的人影正在忙碌着.走近一看,原来,有一条人工开挖的渠道一直延伸到湖水最深处,仿佛肚皮上挖开一条裂缝;而他们正在用抽水机将湖中央部分的黄水一节一节地抽过来,经过自然的沉淀过滤,提供给山下的人们使用,以维持各种机器或生命的正常运转.

  路上问及过往的当地百姓,得知上林湖的水平时既用来灌溉庄稼,也供给山下的城镇居民饮用,我们真是大吃一惊.可以想见,每当大雨滂沱,或小雨淅沥,流水自高而低,争先恐后涌入湖中,自是不争的事实,沿途,摧枯拉朽,接纳所有的渣滓污秽,然后躺在湖面或沉淀湖底,等待着人们又将它们吸纳到五脏六腑.

  甚至,还将夹杂着死尸的腐骨臭水┅┅

  不敢再想下去.

  默默的,我们踢踢踏踏磨蹭着,步履沉重.此时若有人从远处观察我们,一定不知道我们究竟在干什么,在想什么,想干什么,想想什么.因为我们都傻傻的,心在颤栗.

  我想起了;;诗经-黍离;; “知我者,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.苍天悠悠,此何人哉!”的确,我们到底在寻找什么呢?为寻找梦中的精神家园而来?为了寻觅余秋雨先生在其作品中反复提到的青瓷,说拾掇一两块瓦片都可能价值连城?还是为着打发周末的无聊时光,在寻找灵感的借口中逃避城市中人群的喧嚣?抑或排遣钢筋森林长期的挤压带来的惶惑感,以让心灵的重负适时地得到减缓,提防随时可能爆发的疯狂?

  找不到确切的答案.

  走着走着,拐过一片竹林,前面蓦到现出一座村庄.村子不大,约十来户居民,多是平房 ,间杂着几幢漂亮的楼房.,看得出多是近十年建造的. 也不知他们怎么想的,这里距离山下的街道很远,交通不方便,要建造一幢房屋那可要比平地要多花费多少力气和人民币啊.但转念一想,又不能不佩服他们的眼光:此处依山傍水.兴许这里不久要开发成旅游区,先占一个好位置,日后那可有的是机会发家致富!

  房舍前的空地上,传来阵阵鸡叫声.循声望去,原来,在一座小山包上,紧靠着一片竹林,不知谁家圈起了一个养鸡棚,面积不小,圈养着两百多只山黄鸡,鸡棚外还散养着不少鸭子。山风徐来,飘来阵阵异味. “唉,可见湖水有多悲惨,雨水下注,不都到湖里去了吗?”我无限感慨道. 张先生回答:“这就叫湖纳百川嘛.不干不净,吃了没病,甭想了!”王先生也调侃道:“眼不见为净.” “然而,癌症可能就是这样炼成的哟!”我说.

  突然想起了陶渊明.想必那时五柳先生隐居南山下,除了采菊,就是种豆.但绝对没有养殖的经验,甚至连想也不曾想过,也许他老人家早就明白鸡呀鸭呀虽然味美,但脏得紧,忙得慌,烦得很;并且鸡鸭的传染病又防不胜防,他又不懂得如何预防瘟疫, 弄不好会蚀本,甚至影响他老人家的恬淡安适,壅塞了创作的灵感.唔,不对!他不是也写过 “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颠”的诗句吗?但为何在我们的眼里就看不见如彼的幽美意境呢?是我们误解了世界,还是世界改变了我们呢?

  “快看!前面是什么?”王先生的话打断了我的沉思.只见不远处有一只破败的水泥船,泊在浑浊的湖水边.船下面的浅灰色泥层中隐约露出一些破碎的瓦片.我们眼睛一亮:说不定湖床干枯处能找到赫赫有名的青瓷的祖先呢?看样子秋雨先生没有撒谎.于是,我们连奔带跑,迅速寻找起来,刨得刨,挖得挖,一会儿就聚集了一小堆瓷片,用手抠干净泥巴,洗干净,仔细寻找着残片上的痕迹,期望在上面找到一丝古老的图画或文字, 但折腾了好半天,也找不到一钩一划.于是,我们学着秋雨先生在书里描绘的做法:在水面削瓦片.比赛着谁将瓦片在残余的水面跳跃的次数更多,滑翔的更远.在不知是苦涩还是解嘲的哈哈大笑中,终结了探宝的所有奢望.

  眼看太阳渐渐要落山了,我们快步来到此行的最后一站:上林湖展览馆.

  说是展览馆,实际是一栋三层楼的民居,只不过在二楼陈列着一些青瓷样品,一位老头住在这里,等候着稀稀落落前来参观的人们;也许是当地政府尚未全面开发,或许是不值得开发,又或许尚未找到足够的开发价值,反正是不收一分钱门票.本来我们每到一处,不但要抓起相机大拍特拍,还要掏出钢笔大记特记.但此时,我们的双手都不约而同地插在裤兜里,默然地兜了两圈,那神态,猛的使人想起追悼会上的遗体告别仪式.

  仰望西天的晚霞,几行诗句跳出我的喉咙:

  人潮熙熙,如蚓如蚁;生命之水,祈彼无息.

  浑浊的河水依然流向远方.

  阴雨迷蒙,想必明天该天晴了。